组织33名MBA考生集体作弊,3万“保过”橡皮背面

  • 时间:
  • 来源:大娱乐闻

  "当时已经办了公司,没想到要做这些事。后来看到网上有各种这方面的信息,我觉得做这个可能有点意思。"

  将接收器藏在橡皮背面和考生围巾中,组织33名MBA考生通过无线电设备作弊……北京市近年最大规模组织考试作弊案件于昨日上午在市一中院终审宣判。法院以组织考试作弊罪判处章无涯等6名被告人4年到1年8个月不等的有期徒刑。

  章无涯等人交给考生的“橡皮”,背面是信息接收设备。新京报记者 王巍 摄

  被告人中有在校大学生

  2016年年底进行的全国硕士研究生招生考试管理类(MBA)联考中,章无涯等6人在多个考点组织33名考生通过无线电设备作弊。其中被告人章无涯是星空世纪(北京)教育科技有限责任公司法定代表人,吕世龙是北京华拓易通培训技术中心负责人,张宗群系法大(北京)教育咨询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另三名被告人李倩、章峰和张夏阳,分别是章无涯的妻子、兄长和员工。其中张宗群和李倩都为中国政法大学在读硕士研究生。

  据检方指控,2016年12月24日,章无涯等6人经预谋后,在北京市海淀区北京师范大学、朝阳区中国传媒大学、朝阳区北京化工大学东校区等考点,在当天举行的2017年硕士研究生招生考试管理类联考中,组织33名考生通过无线电设备进行考试作弊。这6人于考试当天被民警控制,警方当场起获了作案用无线电设备。

  2018年8月,海淀法院以组织考试作弊罪判处章无涯等6名被告人4年到1年8个月不等的有期徒刑,宣判后,张宗群和李倩提出上诉。

  法院终审认定构成组织考试作弊罪

  市一中院审理后认为,上诉人张宗群、李倩及原审被告人章无涯、吕世龙、张夏阳、章峰在全国硕士研究生招生考试管理类联考中,以无线电传输的方式组织多名考生进行作弊,其行为均已构成组织考试作弊罪,依法应予惩处。

  原审判决适用法律正确量刑适当,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案件一审承办人、海淀法院法官曹晓颖表示,这起组织作弊案的考生人数多、涉案范围广、组织规模大,被北京近年来发生的最大规模的一起组织考试作弊案。 “他们通过互联网、采用无线传输等突破考场信号屏蔽的技术手段进行作弊,作弊行为贯穿考场内外,严重扰乱了考试活动的正常进行,社会危害严重。”

  昨日,章无涯(左一)等六名被告人在法庭听取终审宣判。北京市一中院供图

  3万“保过” 橡皮背面藏玄机

  2016年,准备参加2017年度工商管理硕士研究生考试的许先生在考前仍然心里没底,某日,他在网上搜索“研究生考试保过”,发现一个微信名叫“帝”的人表示考试保过。

  “帝”的本名叫章无涯,许先生与其联系后,章无涯向其表示:“考试前能把题搞到是最好的,即使搞不到,我也有其他方式保证你考试过关。”前提是需要许先生缴纳3万元费用。

  两人见面后,许先生参观了章无涯所开办的星空世纪教育公司,并转给章无涯3万元人民币。

  考试前一周,章无涯通知许雷去领接收器并教其如何使用。许先生拿到的接收器,一块土黄色的普通“橡皮”,但橡皮的背面带有液晶屏的显示器,同时配有按键可以上翻、下翻。章无涯对许先生表示,考试的时候,会把答案发至橡皮上的显示器上。

  2016年12月23日,也就是考前一天,章无涯安排许先生去北京化工大学的教学楼内进行测试,与许先生一样,还有32人交钱后参与章无涯“保过”项目,大家都在测试中顺利地收到了章无涯团队发送的答案。

  培训机构负责人从事“保过”业务

  1985年出生的章无涯有一家自己的教育科技公司,平时常遇到学员询问是否保过。章无涯开始在网上关注考试作弊的门道,并做起了这项“业务”。

  2016年11月,章无涯设计以无线电设备传输考试答案的方式,在2017年全国硕士研究生招生考试管理类专业学位联考中组织作弊,并以承诺保过的方式发展生源。被告人吕世龙通过被告人张夏阳,被告人张宗群通过被告人李倩,与章无涯建立联系,吕世龙、张夏阳、张宗群为章无涯招募考生,并从中获取收益。

  章无涯与张宗群、吕世龙约定每名考生向章无涯支付2万元,考前支付1万元,通过考试后再支付1万元,为此张宗群与吕世龙签订《MBA、MPA双证研究生(统招)培训协议书》,组织18名考生参加考试作弊,吕世龙向张宗群支付培训费18万元;张宗群与章无涯以各自教育培训机构的名义签订《教育培训合作协议书》,约定章无涯承诺张宗群组织的学员在2017管理类联考内通过全科考试,并可以达到国家A线,MBA联考保过辅导班10人,每人2.6万元,每人预付款1万元,张宗群共支付章无涯预付款10万元。章无涯直接组织了5名考生。

  在几人约定后,章无涯购买了信号发射器、信号接收器等作弊设备,并以模拟考试等方式组织考生试验作弊设备。2016年12月24日上午,章无涯、吕世龙、张宗群、张夏阳、李倩、章峰组织33名考生在2017年全国硕士研究生招生考试管理类专业学位联考综合能力考试中作弊。章无涯、李倩、章峰分别在三个考点附近的宾馆房间内为参与作弊的考生发送答案。吕世龙参加MBA考试并参与作弊,张夏阳参加全国硕士研究生考试并参与作弊。

  当日,六名被告人被民警抓获。根据证据材料显示,在考试的前一天,网监部门已经监控到章无涯建立的QQ群的聊天内容,知晓了他们的作弊计划。

  对话:“不组织作弊公司可能获利更多”

  昨日法院宣判后,章无涯接受了新京报的采访,表示在教育培训过程中组织考生作弊,是他本人的主意,而一开始仅是因为“好玩”,他愿意为自己的行为承担责任。

  新京报:想到过会是4年有期徒刑吗?

  章无涯:说实话,一开始我不觉得这是犯罪,没想到触犯了刑律,但我既然犯了罪,就承担我应该承担的责任。

  新京报:为什么会想到组织考生作弊?

  章无涯:当时已经办了公司,没想到要做这些事。后来看到网上有各种这方面的信息,我觉得做这个可能有点意思。

  新京报:你的培训公司平时的赢利有多少?

  章无涯:我觉得如果不做这个,我的公司会赢利更多,因为这个市场现在太大了。

  新京报:你妻子还是在读的硕士研究生,你对她有什么想说的吗?

  章无涯:这件事我觉得最对不起的就是她,还有其他几个同学和同事,我想跟他们说声对不住。

  新京报记者 王巍 值班编辑 李二号 花木南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