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教被令远离股市,红黄蓝一夜蒸发17亿,上市一

  • 时间:
  • 来源:大娱乐闻

文|AI财经社 荆文静

编|鹿鸣

“红黄蓝”们进入资本市场的大门关上了。

11月15日,新华社发布《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学前教育深化改革规范发展的若干意见》。该文件明确提出,民办园一律不准单独或作为一部分资产打包上市。上市公司不得通过股票市场融资投资营利性幼儿园,不得通过发行股份或支付现金等方式购买营利性幼儿园资产,以及金融监管部门要对民办园并购、融资上市等行为进行规范监管。

消息一出,在美国上市的红黄蓝教育应声下跌。根据老虎证券显示,北京时间11月15日21点30,红黄蓝教育开盘即跳水,股价一度比开盘价暴跌近60%,达到6.82美元/股,几度触发熔断停牌,市值一度蒸发2.8亿美元(约19亿元人民币)。

北京时间16日早间收盘,红黄蓝教育股价报收7.83美元/股,市值2.29亿美元,一夜之间市值蒸发约17.3亿元人民币。

一年前,2017年9月,红黄蓝以18.5美元/股的发行价上市美股,目前已经累计下跌近60%。对此,红黄蓝方面迅速作出回应。北京时间23点25分,红黄蓝CFO对媒体回应称,目前没办法给出评论,内部正在开会研究,但“毫无疑问”地支持新政策。

港股和A股市场上,多家教育相关股受到波及。11月16日,港股上市公司开盘跳水, 天立教育跌32%,21世纪教育跌25%。A股上市公司中,与学前教育相关的威创股份、秀强股份、电光科技、昂立教育均受到不同程度影响,其中威创股份跌停。

红黄蓝事件

虐童事件的发生,使得红黄蓝的资本市场历史,变成了一部“暴跌简史”。

2017年11月,红黄蓝事件让社会对于虐童事件的关注推向新的高度。11月22日晚,有十余名幼儿家长反映朝阳区管庄红黄蓝幼儿园(新天地分园)国际小二班的幼儿遭遇老师扎针、喂不明白色药片等情况,并提供了孩子身上显示多个针眼的照片。

随后,公众对于红黄蓝幼儿园虐童的质疑铺天盖地。第二天,12月24日,躲过感恩节假期的红黄蓝不得不直面股价的暴跌。开盘股价大跌10.85美元,至每股15.88美元。与发行价相比跌幅超40%。投资者的愤怒充分体现在股价上。

此时距离红黄蓝教育上市美股不过三个月左右。2017年9月,红黄蓝以18.5美元/股的发行价上市美股。截至11月16日,股价已经累计下跌近60%。

随后剧情反转。2017年11月28日晚,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通报红黄蓝新天地幼儿园事件调查结果。公告显示,朝阳区红黄蓝新天地幼儿园教师刘某某因部分儿童不按时睡觉,遂采用缝衣针扎的方式进行“管教”。但因断电造成监控视频受损的缘故,所恢复的约113小时视频,未发现有人对儿童实施侵害。曾经爆出“群体猥亵幼童”等内容的两位女士被鉴定为编造传播,并公开致歉。

上市之时,红黄蓝的创始人团队表示,“上市不是红黄蓝的发展目的。它只是我们发展过程中的其中一步,能得到国际资本的投资和认可,这是中国优质学前教育的成功,中国民办教育的成功,也是中国经济发展和消费升级的具体表现。”

2018年,距离红黄蓝创立整整20年。1998年,红黄蓝创始人史燕来刚生下儿子,怀揣着改变学前教育的梦想创立红黄蓝。2003年,红黄蓝于在北京开办了第一家幼儿园。随后,红黄蓝极具远见地引进了国际领先的英语课程,此举措让其成为极具有品质的教育机构之一。

根据2017年的招股书显示,截止2017年6月30日,红黄蓝幼儿园和学习游戏中心数量为1108家。2018年上半年,根据二季度财报显示,红黄蓝的加盟幼儿园增加了6座,加盟亲子园增加了83座。

但即便如此,公众对于幼儿园教育依然心存余悸。

虐童事件频发

红黄蓝事件还是刺痛公众敏感的神经,之前的虐童案例再次浮现公众脑海。

2017年11月初,携程托管亲子园教师打孩子的视频在网上流传。根据视频片段显示,教师殴打孩子,强喂幼儿疑似芥末物。

2017年11月23日,凤凰网视频显示,在江苏镇江南山景园幼儿园的一段监控视频中,一名幼儿园女老师拉扯、拍打女童头部,女童大哭,小手直摆求饶。

2012年10月24日,浙江温岭城西街道蓝孔雀幼儿园老师虐待幼儿的照片在网上曝光。该照片显示,某教师揪着儿童两只耳朵,致使其身体悬空,儿童号啕不止。据光明网援引的报道称,2010年至2012年间,浙江温岭幼师被曝虐童近百次。

2010年,江苏天马幼儿园虐童事件爆出。根据视频显示,幼儿园老师对一女孩打骂长达10多分钟。

根据光明网报道,据不完全统计,从2010年到2017年底,经媒体和网络曝光的发生在幼教机构的虐童或疑似虐童事件,已超过60起。

虐童事件频出,相关政策的出台呼之欲出。

民办幼儿园上市受阻

此次政策的出台,一定程度上为规范学前教育迈出了重要一步。

11月15日晚,新华社播发《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学前教育深化改革规范发展的若干意见》。意见指出,民办园一律不准单独或作为一部分资产打包上市。上市公司不得通过股票市场融资投资营利性幼儿园,不得通过发行股份或支付现金等方式购买营利性幼儿园资产。

据金融界报道,中信证券认为,此次政策,首次对幼儿园资本运作作出禁止性规定。虽然只针对学前教育,但大概率将影响教育行业学校类资产的投资情绪,政策预期的不确定将显著加强。

这一举措,也让一些教育机构的上市之路不那么顺畅。2018年8月,“贵族学校”尚德启智便向港交所提交了招股书,申请在港交所主板上市,其旗下拥有4所尚德幼儿园。11月16日,AI财经社检索显示,目前,该上市申请仍在处理中。随后,上海金太阳教育集团也表达了赴美IPO意向。据悉,金太阳集团旗下有20多所直营幼儿园及800多所“金太阳”幼儿园联盟园。

抽去了上市这条捷径,民营幼儿园的发展将何去何从?

猜你喜欢